只有黯淡的内心和透明色的自己。

视线集聚

  所有人都在责怪他。因为他说错了话。他说的话太好笑,所以他笑得打翻了杯子,摔坏了自己,玻璃渣刺进了他的心脏。这是他的错吗?

  他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不要放在心上,因为他的死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何况他又不是故意的。他不想自己因为他的死而背负“杀人犯”这一名词所带来的压力。

  他也许真的不放在心上。但周围人对他的敬而远之或是侧目而视都显示出别人对他的嫌恶。他再也无法强颜欢笑了。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他远离人群,独自在无声的世界中徘徊。

  绝望的钝痛无时无刻不刺激着他的神经。在黑暗中挣扎的他开始极度的厌恶起人类来了。

  “这不只是我的错!”

  痛苦抱头的呼号着的他紧紧捏住他曾写下的道歉书。

  “这件事的过错不应该只由我一个人承担。”

  他把它缓慢的撕碎,脸上带着一丝残忍的微笑——嗜血的笑。

 

  他死了。生前的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他开朗活泼,诚实守信,宽容大方,乐于助人。所有人都喜欢他,所有人都聚集在他的身边。他真的很惹眼。

  他非常的羡慕他,他对他抱有一种以嫉妒为原料的爱慕之情。他只要一站在他的身边,呼吸就像是停止了一样:他连呼吸都不敢!

  他几次想开口向他打招呼,可都因他的怯弱和退缩而不了了之。

  但是之后,他有一次突然注意到了他,他温和的对他说:“你好!”

  于是他惊讶的不知所措。

  他的生命是在那一瞬间绽放了光芒,他无数次的回想着那一幕。尽管他与他始终只有一面之缘,可他仍日夜想他。

  那并不是爱。而是他因交友失败的耻辱而选择通过怀念那一刻短暂的美好来逃避现实的方式。他失败的很彻底,他这些天的多次接近却只被一次偶然的注意所打发了。

  生活将他压得喘不过气。他是这世间微小人物的代表,而他对这个世界的怨恨正在持续发酵着。

  但他没有放弃。最后他克服了自己的胆怯,和他交上了朋友。虽然他仍只是他那庞大朋友圈中毫无特色的一个,但他很满意,更想方设法的与他拉近距离。所有的人都有长处,他也不例外,天生的幽默细胞一直被他的低存在感掩埋。

 

  “这个事件是标准的意外。”调查死因的警官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但就像是没有人听到警官的话一样,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他的身上了。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万众瞩目”。第二次,发生在他被押上法庭之后。

 

  他的聪明才智似乎只有在他开始犯罪后才显露出来。他现在十分爱他,他爱他与那么多人类都拥有了的联系。

  他有如此多的联系可以斩断。

 

  听完他的故事后,所以的人都沉默了,他们目光的聚集之处总是发生着不寻常的事情。

  这之中有一个人笑了——他终于可以摆脱庞大的人群了。

 

番外

  他走出了监狱。

  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减了这么多的刑的。

  门外有人正等着他。

  谁也不知道这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就是他,那个本已死去的他。

  可笑,他怎么会以那么幼稚的方法死去。

  也只有他才能想出来吧。

  他笑了,在看到他的时候。

  而他也看到了他。

  那一瞬间,他的眼睛突然就有了光芒。

  “怎么样,过得好吗?”他问。

  很难想象这是一句对刚出狱的人说的话。

  “嗯。”他低下头,抬头时的他带着狂妄的笑。

  他舔了舔嘴角:“那是我的乐园。”

  “走吧,我们去一个更好玩的地方。”

  脱离了人群之后,他就再也不必担心自己的身份了。

  可怕的事情永远只会发生在人们的视线不可能聚集的地方。

  这俩人的身影隐入了黑暗之中。

  谁也无法看到他们。

 

附注

  他走出之后,监狱里没有一个活人。

 

 

 

后记

  中二病☆内心真实的写照

 

评论
热度(2)
© 虬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