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黯淡的内心和透明色的自己。

  有些时候,明知道那是虚幻,却还是愿意在虚幻中迷失一切的感官。

  我对大角虫们抱着不切实际的期望,但实际上却想变得和他们一样。

  这样的我也说不上有多虚伪,只是把二次元当成了安放心脏的家。

  也许在现实中,我离那些大大真的很远,仿佛不在同一个世界,但是在虚拟的空间,我与大大之间的联系触手可及。

  霍金对智能科技的担忧不是多虑,而是真正的思考着我们与现实的关系。

  说实话,我觉得我离现实越来越远了。

  因为二次元是如此的宁静美好。

评论
热度(2)
© 虬渠 | Powered by LOFTER